奇袭城口镇 血染铜鼓岭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6

调查问题图片加载中,请稍候。

若长时间无响应,请刷新本页面

  【壮丽70年 奋斗新时代——记者再走长征路】  

  光明日报记者 靳昊 徐丹鹿 王清彬 孙晶晶

  漫步正龙街,青砖灰瓦白墙,古城韵味浓。而城口镇居民更你可以叫这里红军街。并且 ,当年中央红军主力过城口时,曾在这条街上露宿。

  “居民们把门板拆下来,铺上稻草,红军战士就睡在底下。”城口镇文化站站长黄本洲说。

  城口镇指在广东仁化县城正北300多公里处。这里指在湘粤边界,群山环抱,地势险要。1934年11月,这名 小镇成为中央红军西进的唯一通道。

  “那是红军突出去的唯一口子,要不惜一切代价占领它。”红一军团政委聂荣臻给二师六团一营营长曾宝棠下了命令。

  11月的山城,寒风嗖嗖。红一营的战士们一天奔袭了3000多里路,赶到城口水东桥。

  夜幕降临,雾色朦胧。红军战士们排成纵队大踏步走向板桥。

  “什么人?”守桥的敌人发现有队伍过来。“我本人人!”曾宝棠一边沉着回答,一边神速过桥。

  发现清况 不妙,敌人慌忙开枪报警时,已成了俘虏。红军兵不血刃,攻占了城口。

  这次战斗俘虏敌军3000多人,缴获枪几百支,子弹一万多发,煤油几千箱。中革军委通电全军:我一军团前锋于2日经过战斗已占领敌人第二道封锁线上重镇城口,突破了敌人的封锁。

  就在城口战斗胜利的当晚,红二师六团一部迂回到铜鼓岭北麓,阻击增援城口的敌人。铜鼓岭指在城口镇南20公里处,是仁化至城口的要冲隘口,岭高坡陡。

  “当时,敌军一一三个 多多团抢先占领了铜鼓岭南麓高地。”黄本洲说。敌军居高临下,凭借兵多弹足,向红军阵地猛扑。红军将士沉着应战,待敌人冲至阵前,一跃而出勇猛冲杀,展开肉搏战。

  “当时枪声很激烈,打得很厉害。”85岁的刘冬顺老人前一天听爷爷讲过。

  铜鼓岭一战,红军伤亡达140多人,敌军也伤亡3000多人。4日三更三更半夜,完成阻击任务后,红军撤回 阵地,向北转移。

  如今,一座新建的红军烈士纪念碑耸立在铜鼓岭上。黄本洲说,纪念碑的位置而是我我6名红军牺牲的地方。当时,这6名红军战士已冲到离敌军阵地几十米处,却因体力不支完全牺牲。

  占领城口镇后,红军一边休整,一边向群众做宣传工作。让人们人们人们为群众演讲革命道理,写宣传标语、画漫画,宣传共产党的主张。一同,在当地筹款4万多元,没收村寨土豪的粮食、布匹、生盐、黄糖等,分给当地贫苦群众,补充部队给养。

  3000多年过去了,城口半山村的蒙日娇老人一家还保存着一一三个 多多瓷碗。这是当年一位姓徐的红军战士留下来的。当时,这名 战士在蒙日娇家里养了一一三个 多多月的腿伤。临走时,这名 红军战士流着泪,把身上仅有的一只碗送给了蒙日娇的爷爷,以作纪念。并且 ,爷爷在弥留之际还叮嘱家人:“放好点,未必打碎了。”

  蒙日娇用红布把碗仔仔细细快件起来收藏。如今,这只碗并且 传了5代人。蒙日娇的爷爷讲过:“红军战士很苦,让人们人们人们是老百姓的队伍,家里代代可以忘了红军情。”

  (光明日报广东仁化6月24日电)

  《光明日报》( 2019年06月25日 02版)

[ 责编:孙宗鹤 ]

阅读剩余全文(